首页
行走
摄影 出版 绘画 文字

有雨的季节
小林原创作品,发表于2003/12/13
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,谢谢

注:大学时候写的破小说

 

(一)

腻透了。

天无端端地下了几场雨,球场里的泥准象饭堂里的稀饭,粘得分不开,球打不成了,在宿舍里跟哥们锄大地锄得昏天黑地,输得一塌糊涂,扳着饭盒出去打饭时脸色准不好看。

初冬的黄昏已经有点冷了,我把头缩进衣领里,愉快地骂了声娘,一路上小鸟啄米似的跟或相熟或相识或似曾相识的人打着招呼,跳过路上一滩滩的积水。

饭堂里的人都黑着脸,仿佛随时准备为三两或四两饭来一场你死我活,队排着排着就乱了,什么大学生,活象一群难民,刚才还在课室里襟危坐地听着“人生修养课”或者为“希望工程”什么的到处募捐,可现在呢?所以说要看一个人的修养,最好看看他吃饭的时候,这话没错。
“我抢先攻占了近窗口的一个位置,坚守阵地,任周围的难民挤来挤去,屹立不倒。突然,我感到有人望着我,回头一看,一位女孩子,不认识,大眼睛,不很美,很柔弱的样子,我什么也没想,就给她让了位,不说别的,女孩子,天生就该让人护着。

此后我又挤了十多分钟,弄到了一个鱼头,几条青菜和一团粘乎乎的糖醋排骨,饭吃得糟透了,鱼头准给示众了至少一个星期,青菜象遭了台风,根根都发育不良.饭、鱼头、菜、除了糖醋排骨无一不酸。

吃完饭出来,天又象做晚课似的下起一阵毛毛雨,回去该又要洗衣服,我边洗饭盘边骂娘,声音大了点,前面一位拿着伞的女孩听见了,回过头来,正巧,是刚才那位女孩子,我的脸红了一下,她笑了,说了声刚才谢谢你,我说没什么,她侧头想了一下,说:“你不想冲回去淋个湿透吧?”我笑了,说:”我帮你打伞。”


(二)

回宿舍一路上,我循例问她姓甚名谁,哪个班,什么宿舍,然后又背答案似的告诉她,我问他那些问题的另一套答案。她告诉我她叫谷雨,
到我琢磨出她准是谷雨那天出生的时候,才发觉她的伞还纂在我的手里,她早回去了
蹬蹬蹬下楼去还伞,天已经放晴了,天边还挂着几缕彩霞。明天没准是个好天,我想:在谷雨宿舍的外面能听见里面哗啦啦的唱歌声,我叫了声”谷雨”,里面应了一声,谷雨拿着张歌谱冲了出来
不远处进出的女生都用异样的眼光望着我,仿佛恒古以来这里现没有男生来过,而我是第一个犯禁者。
“怎么,你们宿舍有唱革命歌曲的传统?”我笑着问。
“艺术节闭幕式文艺 会,我们 合唱,”谷面一扬手中歌谱,”有空多多捧场。”
“可以,可以。”我话刚说出来就后悔——我正寻思着晚会那天晚上正好跟宿舍里的小子来一盘“拖拉机”什么的,“你们唱得还不赖”
“过奖,过奖。”谷而一脸陶醉的样子。
“可总不成让我打着伞去看吧?”我一扬手中的伞,她和我都笑了起来。
告别谷雨出来,一路回宿舍一路躲避着球场上横飞的排球和羽毛球拍,我的心情很好。


(三)

艺术节那天晚上,宿舍里没几个人去的,有一位仁兄因为约不到一位女孩,大声地把“草蜢”的《失恋》唱了三遍,然后上床睡觉;有位下象棋的因为悔了一个子儿,另一位不许,于是羞而生怨,怨而生怒,吵了一架,互不理睬;另一名人称“杀虫剂”的——每次脱开他猩亮的皮鞋,我们都准备逃难,那股味对付蟑螂老鼠,想必也所向披靡——正用心地对着镜子把一络头发梳到后脑去。
“你小子妈的又哪儿混?”“杀虫剂”一边用完发胶又用摩丝,一边问我。
“晚上没听说有晚会吗?”我穿皮鞋。
“你小子什么时候转了性了?我们正打算开一桌,三缺一,别扫兴,”
我没答他,捅了他一拳,跳下床出去。

谷雨他们班的节目排得很前,唱了一首很旧的歌。节目完了,谷雨跑到我坐的角落,坐下了问怎么样,我打了个哈欠说很好,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,台上的节日不怎么样,唱歌的女孩子浓妆艳抹,好象跟脸孔过不去;跳舞的转得象木偶,台下常有哄笑声;可演小品时台下却没有一个人笑,我们调侃台上的节日调侃得兴高采烈,然后谷雨拉我出去找吃的。

会堂外面有淡淡的月色、水一样,风有点冷,路边的紫荆树在落花,花掉在地上轻巧地转一个身,悄无声息,会堂里的灯光和音乐声在冷风中有些瑟瑟的味道,谷雨说她喜欢吃冰淇淋,我说这么冷了还吃冰淇淋?她说她就喜欢那种冷冷清清的味道,我摇头苦笑,小卖部的老头倒笑得只见假牙不见眼,他那积压的冰淇淋终于有了销路。
“冬天吃雪糕,很有见地的兴趣。”我边吃边说。
“那你的兴趣是什么?”谷雨笑问。
“不知道。”我咽了口雪糕,雪糕挺冷。
“为什么?”

“我曾经有很多兴趣,但当我知道最好的画并非在真正的收藏家那里时,我就不画画;当我知道最好的钢琴家只能给那些香港来的末流歌手伴奏时,我就对音乐没有兴趣;当我知道最畅销的书是武打小说时,我就不学文学;体育更傻,十乡个人争来争去打一个球,为什么不给他们一人买一个?”
谷雨笑我荒谬,然后又说我不应该这样悲观,我笑说我向来乐观。
当散场的人潮向我们冲来时,我们才站起来,谷雨笑着对我说道再见,那边有她的同学,我独自回宿舍,夜色有点凄迷。

(四)


不知不觉心里有了谷雨淡淡的影子,时时记起初次见面她那双大大的有些柔弱无助的眼睛,一种暖暖的感觉,尽管常陪她吃冰淇淋冷得直哆嗦。

好久没见谷雨,级里有足球赛,我做替补半场下来,我们班输得直叫娘。中场时,我见到了谷雨正在给一位高高个子的男生递毛巾,很亲热的样子,那男的我认识,是个太子爷,喜欢别人叫他豪哥,我没有话,转过身,一脚踢树上。
过两天,豪哥到我们宿舍找烟抽,我装作很无意地问起了谷雨,那小子正跟“杀虫剂”商量着期末考试怎么瞒天过海。
“谷雨,哦——”豪哥用手托住腮以遮住下巴上的一粒米疮,“记得了,那个女孩子缠人挺紧的,”
“哦,”
“怎么样,你有意思,我帮你……”
“去你的!”我说。
豪哥笑了,大声和“杀虫剂“谈起昨天见到的一位靓女。

我突然觉得很闷,然而并不觉得悲伤,只觉得心里有一根很细很细的弦断了,悄无声息。睡了一个长长的午觉,醒来时,桌上留着吸剩的香烟,很想抽一口,可我不会抽,甚至连喝酒不会,借酒消愁行不通。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间,于是跑去第一饭堂,要了一份辣椒牛肉,辣得鼻涕直流,然后擦着汗,吸着鼻子走回宿舍。

 

 


写个评论
姓名
邮箱(可不填)
评论
大家的评论
百惠说:
想起了电影《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》 (2014/2/21 20:19:46)

冰青说:
妙! (2010/2/1 20:13:48)

文竹说:
呵呵 (2009/12/15 20:37:27)

绿酒新醅说:
哈哈!
过尽千帆皆不是, 斜晖脉脉水悠悠。
(2008/9/23 20:58:56)

蓝叶飘零说:
不知道为什么,有种想流泪的感觉.......可能是因为喝水太多了吧..... (2006/7/5 13:00:52)

糖醋排骨说:
写得挺不错的啊,还有下文吗? (2006/3/17 16:42:16)

叶子说:
很好的作品啊,是没写完吗?至少我这样觉得,应该再要写下去啊,你真有才!! (2006/1/4 15:04:35)

CoCo*轩媛说:
哈哈,终于看清大学男生的“纸老虎”真面目了。
当年怎么没发现?
《十六岁的花季》、“十七岁那年的雨季”、十八岁...在我都是空白一片。
呵呵,长大其实挺好! (2005/12/6 5:55:25)

小咩子说:
这故事是真的吗?喜欢!还有没有下文啊? (2005/12/3 16:56:43)

小西说:
人是经不起考验的,一考验就露相.李敖如是说. (2005/10/6 22:05:02)

万德小僧说:
写的很不错,把大学时的感觉表达的很棒,顶 (2005/9/30 19:50:51)

八月说:
感觉像没有写完样? (2005/6/24 9:52:36)

昏睡虫说:
看完后想起巴黎圣母院中的钟楼怪人(没有跟主人公外貌类比的意思),他说这是宿命。也许,是,宿命。 (2005/5/28 22:27:59)

爱德说:
近了……远了……朦胧了……于是美了…………
心里多了一个位置,留给一双眼睛…… (2005/4/18 20:05:04)

沈川说:
我晕死哈~! 喂 怎么就完咯噢?!`
没的续集的哇!` 我还想看撒/!~
5 5555555555555555气死了 (2005/4/2 1:15:09)

沈川说:
恩 还要的撒!?~ 哎!~ 有人要失恋啦!~?. 西西 (2005/4/2 1:13:39)

陈慧敏说:
像是无病呻吟吧。淡淡的,没放盐。呵呵也许是我胃口重吧1 (2005/3/25 20:10:41)

小帆说:
还可以吧,是当代大学生的真实写照! (2005/3/21 16:38:12)

蓝色永恒说:
还可以,不过我觉得不要轻易放弃 (2005/2/6 17:17:23)

昭幻说:
标点符号有用错哦.希望下次多多注意!呵呵.
尽管这是小问题,但标点符号也是有感情的! (2004/9/4 16:57:50)

枫剑情说:
你还真有自知之明,写的的确很烂.....哈哈哈哈哈哈 (2004/8/31 10:59:44)

蓝雪儿说:
事情发展的很平淡,有一种很柔弱的美,我喜欢这样的文章,很含蓄,就是结局不太好,我也写过这样的文章,不过,我没有拿出来见人,我觉着这篇文章应该有一个完整的结局,男主角因为那句话,决定离开女主角,但后来他发现他已经无法自拔,女主角是因为他,离开了那个少爷,所以少爷才会那么说。结局完美他们在一起,有情人终成眷属。 (2004/8/10 20:35:10)

莲说:
你能和我说说话吗? (2004/6/2 16:23:14)

莲说:
初中时他也是认为我是一双大大的眼睛,很优柔,很需要呵护,所以给我全世界最好的,成了他的志愿,他奋斗拼搏的动力。但是那个女孩……他流着泪说:“失去你,赢了世界又如何”我心里那根弦,也断了,明天就回去看他了,约好18号,可惜不在深圳了,他去了另一个世界,我又太想他了,所以我不等18号了,我还不知道那个约定日子到来我该干什么,我只是知道,明天我要看见他了,不是以前那个生龙活虎的他,我根本就想象不出他现在的样子,这也是我想要的,所以隔了这么久,我现在才决定去看他,因为不想他留给我最后的印象是……明天,我去吗?斌,你想我去吗? (2004/6/2 16:07:24)

莲说:
就在前几天还和我说“院子的白玉兰在雨里特别清香”,那有多少天了呢,我还打算去那里看看你的白玉兰呢,玉兰尤在,人已杳杳…… (2004/6/2 15:59:04)

¢握沙/←说:
写得不错,只不过全文的重心还不在一点上,最想写出的是最后,前面只不过是铺垫,不过,我感觉太多了。总体写的得很好,体现了大学生的生活,还有青涩的感情。这只不过是本人认为的,不会影起内战吧。~~呵~~~~~~ (2004/5/7 14:53:05)

咏儿说:
不错,挺打动人心的!!很好!!! (2004/3/29 14:00:50)

zsuwsk说:
哈哈哈哈~ (2004/1/14 11:49:48)

xin说:
回忆也不错,能感受失去的时光! (2004/1/10 10:19:19)

[TOP]    

主页 |  关于小林 | 邮箱 | 微博 | 微信  | 粤ICP备1404661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