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行走
摄影 出版 绘画 文字

渐入愁时节
小林原创作品,发表于2003/12/13
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,谢谢

注:大学时候写的破小说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大概是,春天早就来了吧;风筝早就在寂寥的天空上挂着了,山坡上的草还是很嫩的绿色。石头边藏着开了一半的三月兰,怪害羞的;山坡的那边似乎有牧童走过了,只露出一顶草帽和两只牛角,哼着不成调的歌谣,惊起了一群白鸟,飞起来又落下了,山风暖洋洋的,吹得躺在山坡上的我没有什么思想,只看着悠悠白云的变换,半梦半醒。

从山坡上可以看到村庄寥落的平顶楼房,插着参差的天线杆子,偶尔能听见了鸡和狗的叫声。我似乎要睡去了,脑袋里却非常清醒,不想什么,感受着春与冬的变换,思想一点一滴地凝聚,幻成了一位少女的背影,白丝巾扎、着长长的头发,走路时象一只蝴蝶在飞舞,这背影活在我的心中,成了最脆弱的那一部分,我知道,从此以后,我将用冷硬的心灵,去碰撞惨淡的世界,那么现在,请让我最后一次将心中的记忆重温吧!如果可以,我愿它死去,可是不能。

作为这个村庄里唯一一名考上大学的学生,我的回来确实是一件值得关注的事,、尽管我只是回来过寒假。乡村早睡的习惯和吸血的蚤子使我在回家第一天晚上辗转反侧,回想起这个村庄与我有关的一切,令我冷汗涔涔的是,我对它的感觉竟然是如此此的陌生。为了弥补这种陌生,在第二天村长支书治保主任们造访后,我独自走上乡间的小路,遇见的每个人都说,大学生哩,回来了?我点头说你早,你早。

九十年代的村子里显出因暴富而手足无措的迹象,到处是新而笨重的楼房,崎岖的土路上停着进口摩托车。我对这一切都不感兴趣,一直走到村头的土地庙,在那里我遇见了好久没见的诗韵,诗韵姓云,我的小学同学,在我回忆扎着两条大辫子,一双爱笑的眼睛,所以当我见到她时立刻认了出来,因为她正在笑,对着我笑。
庙的后面有一棵很大很老的木棉树,时间是初冬,一树红花正开得盛,燃烧在阴晦的天底下,诗韵和一名十来岁的小孩,正捡着落下的木棉花。
诗韵认出了我。回来了,她笑着问。
是的,我说。

这是一次平淡的重逢,和世界上大多数的重逢一样,我们回忆起了儿时的旧事,问起了近况。或者,世界上多数的真实故事。都源于平淡吧.她只是问我,并不怎么说起自己。捡这些花做什么用?我问。
做药,她的弟弟抢着答。
这也能做药?我诧异地问。
木棉花性子烈,性子烈了,就能入药、驱寒。她说着,抬头仰望,满天都是铁一般的枝条和火一般的花。
我笑了,沉默。河的那边是田野。
你还没回学校看过吧?她问我。
正想去。我回答。
于是诗韵让弟弟挽着篮子先回去。小心漏了,回去让妈晾上她转过头叮嘱,扎着头发的白丝中象蝴蝶一样飘飞起来。
你弟弟也在,在我们学校里读吧?
五年级了,不好,留了两级。她仿佛谦意地笑了笑,
能考一中么?
我想让他考。爸不肯,要让他学水工。
我如果不读书,也做包工头了。我说,做后悔莫及状。
你也想把灵魂变成混凝土?她笑着问。
起码结实,我说,不怕碰撞。
走进破旧熟悉的校门时,正蹲在天井里劈柴的老校长看见了我们,阿韵、你来了,啊啊,这不是阿华吗?快进来,快进来,来,来。

我随老校长进了他的办公室,环境还是我毕业时的样子,桌子玻璃下压了几张贺卡——那是我逢年寄给老校长的,一杯茶和一串慰问后,老校长领我们重游了窄小的校园。我和诗韵站在曾经属于我们的教室下,四角的天空露着一角金壁辉煌的飞檐,那是隔壁刚落成不久的祠堂。
因为放着寒假。教室里空落落的,掉下一半的《学生守则》在寒风里招展。
你看,这张桌于是我以前用过的。
是吗?诗韵很惊讶。
让我算算多少年了,七年,八年,九年,九年了,我说。
桌子还不算旧,只是掉了一只脚,又用绳子绑上了。
你是老校长的高材生,诗韵说。
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享了,我望着教室的尽头,现在还是,诗韵坚持说。
我摇头苦笑,在异乡的凄清惨淡,又怎能说得清楚?
我记得,你是坐在我前面的,我低头回顾。
每次早读的时候,你总是拔我的辫子。
我们笑了,仿佛又看见冬日的阳光下,那一名活泼泼的少年和爱笑爱哭的少女。
我到田里去,给校长拔一点菜来,你去不去?诗韵问。
我说,好啊。

田野里冬稻已经收割干净了,到处是参差的稻梗,远近只有些苍青的香蕉地和粉黄的油菜花。远处缓缓升起一道烟一那是别人在烧田。我们走在矮矮的天脚下,踩着软滑的田埂。
把鞋脱了,诗韵叫,鞋陷了泥里拔不出来。
我脱了鞋,脚陷在温热的田泥里,远处有人放牛,一动不动,如苍黄天底下的剪影。
天好象快下雨了,我自言自语说。
快点吧,诗韵说,一边拔着油绿的芥菜,冬天里的雨下了就不易停。

正说着话,雨就来了,绵绵密密,在头发上凝成晶莹的细球。一抹就钻迸头发里去了。我们边跑边躲,我帮诗韵拿着莱,她也拿着。好容易躲进土地庙里,诗韵跺去脚上的泥,我把菜放在门坎上,门外有群嘎嘎叫的水鸭匆匆被赶着回走。
诗韵叫道,七爹,叫阿成捎两个草帽来。
放鸭的七爹挥着长竹竿远远叫道:好咧。

雨下得仿佛象少女在撒娇,虽然不大,却无休无止,远处的田野朦胧恍如在梦中,雨水洗刷着石阶和石阶上的木棉花,是一种温润的红色,我和诗韵坐在门槛上,河水在雨声的喧哗下默默东流。
在想什么呢,诗韵说。
常常下雨的时候,人就会变得忧郁一点,我望着远处的田野说。
人都这样,不知道该什么时候高兴, 什么时候悲伤,只好让这个世界胡乱安排。
也许吧。
外面的世界好不好?她突然问。
我苦笑了,说,外面的世界很大,也很美,可是你很容易发现自己的不重要,容易迷失。
她沉默了很久,目光仿佛到了远方。
怎么,想到外面去?我含笑问。
诗韵没有答我,眼里仿佛蕴着一丝忧郁。
你看这雨,多象春天里的雨,她轻轻说。
是吗?我答。
明年春天,木棉花落尽了的时候,我就要嫁到河的对岸去。
雨,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,雨后的天空格外明净,因为是冬天,明净得有些迷惘,仿佛,仿佛刚醒来的孩子,努力回忆刚才的梦。
该回去了,诗韵说。
是的,该回去了,我说。

腊八过了是除夕,守完年夜就过年,一切都过得热烈而一如往昔,冬天悄悄过去了,春天该快来了吧。我每天走亲戚经过村头,都看见开得缤纷的木棉花纷纷扬扬往下落。

很快就到了正月十五,按照我们的风俗,元宵大过年,那天晚上,有通宵的游灯,孩子们都提了各式的灯笼穿家串户,灯火照得半天通明。我拉住正提着兔子灯跑来跑去的诗韵的弟弟:“阿成,你姐姐呢?”
河边,他答着,我带你去。
河边有一群女孩子,笑着闹着,江里布满星星点点莲花灯,映得江水粼粼的。
我找到了诗韵,她正坐在木棉树下,谢谢你家的年糕,我说。
“没什么的,家里做的,也吃不完。”她笑着,可脸上的憔悴告诉了我许多东西。
一盏玲珑的莲花灯在我们身边的江水飘过,诗韵轻轻捞起,灯光在她的手上和脸上摇曳。
走,她笑着,过河去。
我说,怎么过?
她唤来阿成,我们一同合力把搁在河边的竹筏推下河去,我们相继跳下竹笺,竹筏向下沉了一沉,阿成欢跃着:“我来撑。”

竹筏顺着无声的流水缓缓移,竹筏的前后左右都是闪烁的朦胧的莲花灯光,顺着河水到下游,远近的村子有点点灯光,里外还烧着堆堆篝火,近处的村子有喝醉了酒的汉子,吼着声调质朴粗旷的村谣,远近还有悠扬的锣鼓声,隐隐约约,该是别村在做大戏吧。
我们来比赛,看谁捡的莲花灯多,我说。
好呀,诗韵说,你在船头,我在船尾——不许越界!
飘浮的莲花灯在长长的筏子上聚集起来了,白光黄光绿光夹杂成一道光带。
你瞧,诗韵兴奋地说,这儿有一盏红灯。我跑过筏尾。看着诗韵手中那盏莲花灯,红红的,使诗韵的脸也笼在一片朦胧的暖红中。
听人家说,元宵那天的莲花灯,每个村子都只放一盏红的,第二天,谁捡到了,就能实现一个你永不后悔的愿望。
如果是你,你会许什么愿?诗韵笑着问。
有许多,可大多数我都会后悔。
有不后悔的吗?
大概有,我看了她一眼,低头默数着莲花的花瓣。
送给你吧,诗韵把红莲灯捧给我。
我也常有希望,可大都破灭,有人说,希望大,失望越大,她淡淡他说。
竹筏碰在礁后上,严重地倾斜了,我拉住要倾斜的诗韵,我的手颤抖得厉害,我第一次地感到自己是如此软弱无力。


月亮出来了,月光静静泻在竹筏和河水上。

十八的那天,我独自在木棉树下,捡了一天木棉花。那天傍晚,我第一次爬上了一棵木棉树。正在我拭擦手上被木棉树的刺扎伤而出的血,我看见了诗韵,她抬头望着本来光秃秃的木棉树,笑了,一一是一种我不懂的笑。她默默地解开头上的白丝中,为我包扎伤口。我默默地望着地面。

七爹定时地赶着他的鸭子回巢了,他大声地和我们打了招呼,然后用很奇怪的眼光看了一眼木棉树,他走出很远,我们还听见他在喃喃自语说:木棉花早就落光了,那个调皮鬼,把落了的花又绑回树上去?

那一天,我很晚才回家。


今天是十九,我将要走了,走向校园。家里的皇历上写着,正月十九,黄道,吉日,宜出行,嫁娶。

我坐在山坡上,今天是一个有点阴晦的春天。山坡下的村庄已升起几缕炊烟,和着鞭炮粉碎时的浓烟,袅袅地飘向天空。山坡下的村庄,有很吵杂的人声和鸡叫声,大概是村里有喜事吧,因为风里传来酒和菜肉的香味,时间大概是中午的时候,在悠扬的、充满喜悦的吹打声中,一队类似迎亲的队伍,缓缓地过河去了,长长的锁呐声还回荡在春天的天空里,风很冷,从山谷中呼啸而来,又转逝而去,我站在山坡上。风从我身边流过,不留什么,不带走什么,我站在山坡上不想什么,脚下放着我的行囊。

 


写个评论
姓名
邮箱(可不填)
评论
大家的评论
nikon说:
这种美好而真挚的情感,也许要被打上那个纯朴年代的印记了,在当今的浮世绘里,它成了稀罕之物,在物质至上、土豪迷眼的生活背景色里,任何物事特别是情感显得是那样的直白且径奔主题,情爱变得缺少温情和细腻,至少少了那种真切,爱,少了滋养的土壤,就像在声讯极为发达的社会条件下,想让思念驻进两个人的心间成了一种奢望。 (2014/2/26 9:37:44)

施银秋说:
朋友的推荐,第一次看了你的摄影和文字,还没有完全看完,很喜欢。你的摄影是有思考的,会呈现出一种“知性美”,我不知道这样说是否洽当。我的感觉而已。你的文字也很美很静,不急不燥。需要一点时间慢慢品味。
谢谢! (2012/6/13 23:28:40)

左手爱说:
还有啊,小林,看你着几篇我好惨啊,打印了那回老家看的,A4的纸竟然每一行都少几个字,结果害得我呀,边看边做填字游戏。还得顺你的思路琢磨,嗨,伤脑子。
(2010/12/6 9:48:03)

左手爱说:
小林小时候玩过弹珠吗?那些透明的美丽的弹珠曾经被当作是男孩子们的宝贝,有些是赢回来的,有些被我们遗失掉了的。总有那么几颗,很特别,很珍爱,但玩的时候不小心,却残破了。美丽残破的弹珠,少年不舍丢弃,挖了一个小小的坑来埋葬。
一生有多少以为会珍惜的故事?以为会记得很久,却会无情的遗忘。少年时候最纯真的那份记忆,如果不是小林当时记了下来,只怕早就忘了。往事,记得也是好,忘了一样好。


(2010/12/6 9:39:15)

绿酒新醅说:
真是一个很细腻的男人,呵呵
要是读中文系,不知道会写出多少的小说
(2008/9/23 20:47:27)

myhard说:
这个写的有点意思 (2000/12/9 9:55:33)

叶子说:
我认真地看完了,一个很凄美的故事,人生在世,就是会有很多无奈,为那个美丽的女孩叹息... (2006/1/4 15:17:09)

我不是无赖说:
有点长了!没看! (2005/12/28 15:11:41)

nomoney说:
没有花也能浪漫吗?
生命没有浪漫,浪漫只有在天堂,在生命与浪漫之间,我选择浪漫。 (2005/12/6 12:03:50)

CoCo*轩媛说:
绑木棉花?
太浪漫了点吧?
不过很细腻、挺感人的。 (2005/12/6 6:03:43)

小咩子说:
我有个同学也叫诗韵呢!嘻嘻~ (2005/12/3 16:58:29)

小西说:
亲情多于爱情,得不到才是最美的? (2005/10/6 22:03:32)

阿梁说:
看得出来,真实!发自内心的诗!人生,本来就是一场喜悲交叉的戏剧。出自广东农村的我,特别能体会你的心情。远离家乡多年的我,看了你的作品,特别想念家中的亲人和乡人,想流泪!也无奈! (2005/9/21 9:41:35)

小千说:
“外面的世界很大,也很美,但容易让人迷失,觉得自己不重要。”
“竹筏碰在礁后上,严重地倾斜了,我拉住要倾斜的诗韵,我的手颤抖得厉害,我第一次地感到自己是如此软弱无力。”

````````
这是我不喜欢的状态。

(2005/9/17 11:52:27)

bearchild说:
牵人思绪,把人带到一个淳朴的世界,读的时候,我忘了我身处城市,心情十分十分宁静,带有微微的忧郁…… (2005/9/1 9:44:09)

hard2008说:
我没毕业,没你那种经历;我没工作,没你那种感受.但是,你是我的榜样! (2005/8/16 12:13:05)

昏睡虫说:
…… …… (2005/5/28 22:03:49)

耿飞说:
人生,太多的不如意,但这就是人生。“人之大患,在我有身”,该放弃就放弃吧,生命之舟载不动太多的愁! (2005/5/16 17:18:10)

爱德说:
一点忧愁袭上心头,淡淡的,不过分明是有的……
无奈命运总是这么安排…… (2005/4/18 20:18:56)

老树说:
我只想抽烟,好东西啊,不要浪费。 (2004/11/16 13:13:23)

17697401说:
顶!
好感人啊。。。希望有更多的好作品~~~ (2004/9/18 1:28:48)

弦断有谁听?说:
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,也许自己有这样的感受吧,有点欲语泪先流…… (2004/8/8 13:00:14)

dian说:
象含苞欲放的花朵般的“爱”,永远留在了我们的心中。我们将她好好珍藏,在疲惫不堪时拿来闻闻感受她的力量。 (2004/6/20 20:44:03)

莲说:
水要向东流,他不在了,但我还要活,甚至要替他活,人生……握紧拳头,生命线一半掌握在我们手中,另一半,还要交给上天…… (2004/6/10 22:21:23)

一片树叶说:
不错啊,很有感觉,我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啊,我上大学后,我喜欢的那个女孩我始终没有对她说出口,不知道她喜不喜欢我,不过应该有感觉的,我和她关系很好。最后她嫁给了别人,有了小孩,生活也不错,我呢也一切正常啊,生活啊,就象河水,止不住向东流,我就向水上的一片树叶。 (2004/6/4 16:19:34)

我说呢?说:
努力!!!加油!!!! (2004/6/2 21:09:37)

莲说:
我和斌就是吴阳中心小学的,四年级我们同班,他成绩很好是我们的班长,有个一对好看眼睛的男孩。小学还要坚持带红领巾,他每天得检查班上带红领巾的情况。印象中,坐在前面的他经常说:“你没带,我记你的名字哦”但我也就是不愿意把围巾拿开让他看到,我知道他是故意的。想想我们这一辈子就是这样,兜兜转转……一个圈、两个圈、三个圈……就在原点打滚,却就是没碰上,你去了另一个世界,我们这个游戏总算结束了……
(2004/6/2 15:27:52)

王汗说:
这个还不错 (2004/5/8 11:25:57)

咏儿说:
好感人!佩服!! (2004/3/29 14:09:15)

zsuwsk说:
嘿嘿! (2004/1/14 11:48:29)

xin说:
真切!干杯! (2004/1/10 10:09:57)

[TOP]    

主页 |  关于小林 | 邮箱 | 微博 | 微信  | 粤ICP备14046611号